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2020-07-07 评论 751
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谢芷蕙(Karen)(李绍昌摄)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难忘一役——Karen说,放下对羽毛球的执着,过去3年自己在山跑开闢了一片地。2018年她和3名跑步好友组成女子组Salomon Overstims Reflex Hello Kitty,沿路互相扶持互相鼓励,结果取得毅行者女子组冠军。图为4人的快乐时刻。(受访者提供)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纵横山岭——山跑的快乐,来自挑战自己的满足感。「试想想,一个人可以如同马蹓般在山中潇洒跑来跑去,你话多快乐。」Karen说。图为她飞奔落大帽山:「我天生特别爱跑下山。」(Feng Er摄)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活力街跑——这个Summer,无人话唔热,但Karen却热爱街跑,她说一边跑,一边可以感受香港的动感和色彩。(Viola Shum、Alan Li摄)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享受海风——脱下跑鞋,Karen(右)是一个OL,假日也爱年轻人的节目。图为她和好朋友一起在维港游船河。(受访者提供)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山跑好手谢芷蕙 跨山越岭 跑出一片天

虽说男女平等,但现在仍间中听到男生说,女孩子样样都唔得,男仔什幺都胜她们。不是想挑战小男生,也不用大数南美洲捕鳄少女、日本超强潜水採珠女来抛浪头,仅谈谈越野跑吧,女性在长课(长距离练习)山跑的表现往往别具耐力柔韧,跑赢很多壮男。本地山跑好手兼教练谢芷蕙是其中一人,她就是愈长愈跑得,愈难就愈柔韧。她刚凯旋归来,夺得2019年世界越野跑巡迴赛意大利站Ultra Dolomites 87公里女子组第10名。不过,她不是想自豪地说女仔好掂,想说的是她曾经失意羽毛球梦,却在山跑开闢另一片天空。

山跑的快乐,也是山跑的痛苦;山跑的痛苦,也是山跑的快乐!「想像当你能像马骝一样,通山跑,潇洒的在山中飞奔,那种飘飞的感觉,多快乐啊!」眼前的谢芷蕙(Karen),小麦肤色,长髮飘飘,给人感觉是又美丽又轻盈,却料不到她刚在7月烈日当空的意大利山岭,跑上14小时:「很开心,7月意大利9时才日落,我刚好在太阳落山前跑完,很满意自己的成绩;越野跑是你在山裏有多快乐,你在山后就有多『痛苦』的付出!」

去年,Karen一共跑了4个100公里的赛事,也包括她人生经历最难忘的赛事——获得2018年「毅行者」女子组冠军(15小时1分钟),她和朋友的4人组第一次参赛就捧盃。

这个厉害的山系女孩,平日却只是个OL。「我在一家顾问公司做文职,很不好意思,这个8月中我又请了假去瑞士跑Swiss Alps 160公里,我想再突破自己,看自己的身体和耐力,女性在100公里以上,耐力和柔韧性都表现很好。」

160公里?不是讲笑,真会跑到「断气」、「无命」、「想死」!Karen大笑起来,说:「哈哈!其实到家,每次跑长课,都有这种『想死啦』的感觉!但山跑的快乐,是你越过了这种痛苦,又再完成路程,一次又一次,给自己很大的满足感。」

羽球香港代表梦碎转战山跑

她开始山跑,其实才不过3年。这之前她一直沉醉在羽毛球香港代表的梦。她说:「自小我就很爱运动,我一直告诉父母,我想入体院做羽毛球运动员。」父母也很支持,但无奈她总好像卡在什幺地方,欲上高楼愁更愁:「我就像无法更上一层楼,很沮丧!或许,我和父母是10多年前从澳洲回流香港,我入读了国际学校,学校并不注重培养羽毛球学生,父母也不懂如何安排走上去的路。」那时,她每天下午4时放学,都在练习羽毛球:「真的是日日练,练到晚上才回家。」打了10多年羽毛球,到出来工作仍然练习, 一心以为人生只有羽毛球,却愈打愈失落。

在澳洲读小学时,她每周有4、5天放学就去操水(游泳),小六回流香港就开始迷羽毛球。她有一个哥哥,留在澳洲读书:「哥哥现在仍在澳洲,他很惜我,他比我大8年。」

人生的际遇,也犹如女性柔韧有余的能耐,微妙而不可言喻。3年前Karen无意中跟朋友跑山,发现自己的另一种潜能,多年的运动技巧、脚力和体力,全都运用在山裏。一个也有山跑的羽毛球朋友见Karen运动量这幺大,叫她不如也来试试山跑。

首次参赛即获殿军

她第一次参加山跑比赛,就拿了第4名,30公里的MoonTrekker(月下行者)跑山赛,在大屿山晚上从梅窝山裏出发跑至长沙海滩。近10年香港成为了越野跑重镇,很多重要越野跑比赛都在香港举行,而本地姜的成绩也相当好,Karen说:「香港人在世界各地的山跑成绩很不错,你留意赛事的头10名,常有香港人的名字。」世界越野跑巡迴赛(UTWT)香港100是赛事第一站,全球约有21个站,亚洲只有日本和香港站。有人会说,山跑破坏大自然,但Barclays MoonTrekker搞手William却回应说,愈多人爱上越野跑,香港就愈多人保护郊野公园,因为我们都不想郊野受破坏,真正属于市民和大自然。

Karen看来顺利地把羽毛球运动的能量,转移到山跑,去年更摘下人生闪亮的星星。「毅行者2018,绝对是我人生最难忘的赛事,我们女生4人组都是在跑步时认识,后来跟同一个教练,4人的合拍和默契,不用出声讲的,出声讲时已太迟!」那是怎样的默契?感觉队友跑到晕晕哋,已进入如酒醉不自知的状态,Karen会立即用绳拖着她跑;她们又熟知其中一个队友怕热和焗,感觉她捱不住时,会立即孭她的东西,餵她吃盐丸(运动补充剂,主要成分为盐)……4个女子夺下人生重要奖牌,成功背后也是跌跌宕宕。

快乐背后,还有伤痛和那份跑到虚脱「好攞命」的关口。「我初学山时,有一段时间总是拗柴,好痛,有时就算平路无石头无上下斜,照样拗,我要怎样跳过这难关呢?但一起练跑的人又无事。」教练说,那是因为她对自己的身体敏感。

忍痛练跑跨过拗柴岁月

「我初时无法明白,身体怎样敏感令自己拗柴?忍着痛,跑步逐渐令我和自己的肌肉对话,领略到跑山时,我在用着的是哪一组肌肉。在不同路段时,我会拉紧hold着那些肌肉,逐渐我就没拗柴的问题了!若要长跑下去,就要了解自己,例如是否心散,跑下跑下挂住看风景,或想其他事情,这也会拗柴;有时,我会因为太兴奋,很自信自以为跑得飞快,也会在一块石头都无的情况下拗柴。所以我被邀请当上教练(现为Salomon Running Academy越野跑教练)后,我可以把经验和亲身体验去教学员,如怎幺锻炼跑姿、肌肉和意志。」

拗柴岁月过后,长课山跑依然要面对其他痛苦,才换来快乐。「在一段长课裏,我仍要忍受身体感到『想死』的痛苦。你要在这一刻坚持捱过去,毅力是这样锻炼出来的。记得我上次跑TransLantau 100(飞越大屿2019)时,后面一直有个女子跟上来,我的support group已跟我说:『无得坐。即走!』当我一直跑上山,已知无体力,只能够一边跑,一边挤食物落口,我要keep住能量,随机应变。」 最后她在飞越大屿2019获女子全场总亚军。

兜兜转转,Karen才找到自己的方向,她笑说现在整个人也乐观了,豁然开朗。所以她想分享说:「当你塞在那裏,不知如何是好,不一定要卡在那条路上,人生还有其他路可以走!」

■给香港的话

「我们可能来自不同背景、成长经历和教育制度,受不同意识形态、教师和信仰影响。但我们都是香港人,这是我们的家。不要因为不同信念而分裂,让我们站在一起,追求正义。I may be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Profile谢芷蕙(Karen)

越野跑教练、山跑好手,不出赛时是上班族OL。现为Team Salomon Hong Kong和Hong Kong Sports Clinic运动员。乐施会毅行者2018年女子组冠军,2019世界越野跑巡迴赛(UTWT)意大利站87km赛女子组第10名,2018年Green Race Immortals 30km女子全场总冠军。香港出生,后举家移民澳洲,小六随家人回流香港,原梦想进入体院当香港羽毛球代表选手,但无法更上一层楼,3年前把运动员技能和意志转移到山跑方向,为自己开闢了天空。不比赛时爱听音乐,曾当钢琴导师10多年。

文:朱一心编辑:廖伟龙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后记:跑到「好攞命」 坚持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