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兼顾家庭安心重返职场 打造有利妇女上班机制

2020-06-19 评论 915
助兼顾家庭安心重返职场 打造有利妇女上班机制 受高等教育的女性为了照顾家庭而离开职场,导致人力资源缺失,长远来看对国家发展不利。聘请妇女重返职场甚至担任高职的建议受到各阶层妇女欢迎,惟政府应先主动及积极鼓吹企业为妇女打造可以让她们安心上班的环境及机制,以确保她们在公在私都能扮演好本身的角色。

实际上,职场一直面对欠缺人手问题,而曾因为照顾孩子而离职的妇女是人力资源,因此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医生日前提出雇主聘请重返职场的妇女,甚至担任高职的建议能同时达到解决人手及让妇女重返职场的目的。


旺阿兹莎也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记者针对她的建议,抽样电访妇女组织及重返职场的女性。

她们认为,一般需要重返职场的妇女都面对家庭与经济两头烧的问题,上班之余要兼顾照顾孩子和家庭,惟本地职场对女性的规划及建设未臻完善,政府应当正视,否则难以让妇女安心重返职场,与国家发展同步成长。

据了解,我国大专生性别比例以女性占多数,但职场上却以反比的趋势增长,男性比女性来得多,当中为照顾孩子重返职场的妇女不多,可见我国在采取有利女性的工作环境及机制方面皆力有不足。

助兼顾家庭安心重返职场 打造有利妇女上班机制 我国已连续两年成为东盟国家中最少女性在企业界担任高职的国家。

流失专业背景人士

受访者说,女性离开职场的人事流动,尤其是专业背景的人士流失,长远来看对国家未来发展不利。


根据均富国际(Grant Thornton)在2017年的国际妇女节报告,女性担任企业界高职的比例上,我国已连续两年成为东盟国家中最少女性在企业界担任高职的国家;我国企业管理层完全没有女性的比例则从31%提高至34%。

受询者指出,政府需探讨女性重返职场停滞不前,以及本地公共与私人领域无法提升妇女重回职场的原因,此外必须正视的还包括女性职场环境需求、弹性工作时间。

有者则建议政府应提供奖掖,以打造托儿的环境,鼓励企业让妇女重返职场。

助兼顾家庭安心重返职场 打造有利妇女上班机制 各领域阶层期盼公共与私人领域扩大参与提升妇女重回职场环境,解决托儿问题,给孩子与职场妇女有个安心发展的空间。(档案照)助兼顾家庭安心重返职场 打造有利妇女上班机制 王钟璇

雪州马华妇女组主席●王锺璇:普遍考量时间分配

妇女重回职场普遍考量时间的分配,基于照顾家庭,她们要求弹性工作比较多,因此如今有许多妇女在家从事自由业,不一定考量重回职场。

若妇女在孩子长大后,以她们专业背景、人生阅历及累积的工作经验,加入企业执行董事为企业献策,会对职场导向多元发展起到积极作用,她们应有可以发挥的平台,毕竟她们也是国家人力资源。

我国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是从早期的福利部延伸的部门,过去该部较为关注弱势群体发展;妇女作为国家人力资源应扩大到更宏观的层面,包括扩展到不同的议题上,旺阿兹莎兼任该部部长,在角色上能有更大的决策权,应多层面探讨,让女性配合国家发展同步挺进。

助兼顾家庭安心重返职场 打造有利妇女上班机制 颜友

雪州马华妇女组副主席●拿汀颜友:面对家庭经济两头烧

职场女性大多面对家庭与经济两头烧问题,而事实上许多的企业一直面对欠缺人手,聘请妇女重返职场,至少企业雇用的是本地人,重聘专业人士则更好。

现在职场上班时间普遍朝九晚五,一家公司若要重聘5至6位育有幼儿的妇女重返职场,就要打造托儿所,这需要政府的鼓励与推动,提供他们奖掖去落实,这样妇女才能安心重返职场。

助兼顾家庭安心重返职场 打造有利妇女上班机制 黄玉珠

隆雪华堂妇女组主席●黄玉珠:正视环境思维限制

我们需正视大环境思维未突破对女性重回职场带来的许多限制,当中女性需占30%决策权的政策,迄今已30年,但我国公共与私人领域都未达标。

据我所知,根据去年一份报告显示,我国大专生性别比例女性占65%与男性占35%,惟职场上却是男性比女性多,而离职的女性达45%,许多受到高等教育的女性却没回流到职场。

基于年龄的考量,家庭成了女性未来的束缚,现有的企业雇主偏向聘用年轻有干劲并掌握科技的新人,薪金不高,相反重返职场的女性,要求弹性的上班时间与职场环境,包括企业需设有托儿所或附近有社区托儿所。

回顾前朝政府在去年公布的财政预算案给予企业回馈女性奖掖、免税与优惠,其实无法起到吸引力。

新政府仍需付出更大努力,正视地方政府女性代表比例,以对私人界起到抛砖引玉作用,鼓励私人企业仿效有利人资发展的政策。

人事部执行员李玮屏●李玮屏:建议设更多托儿所

我非常赞成副首相的建议,但女性重返职场并不是容易的事。

我是近期才重返职场,因为我的孩子长大了,可以交给安亲班和托儿所照顾。

如果女性要重返职场,哺乳空间和托儿所是非常重要,我建议政府设立更多的托儿所,并指示公司必须设有哺乳室。

报道:陈慧芸